张国宝:古丝绸之路正在重现辉煌

《古丝绸之路正在重现辉煌》

张国宝

——在2017欧亚经济综合园区发展论坛上的演讲

有人曾经问我什么样的城市可以称得上国际大都市?据说在盛唐时期长安有人口100万人,其中20万人是来自西域的胡人,外籍人口的比例达到了20%。如果按此标准,现在中国可能还没有哪个城市能够达到,在世界上有没有?我不知道。估计即便有也不会多。可见当时以长安为起点的丝绸之路与中亚、欧洲各国交往之盛。为了求证这一点,有人曾经给我推荐了唐朝著名诗人李白的一首诗《少年行》,全诗如下:

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

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

可见当年在长安有许多来自西域的外籍妇女开的酒吧,相当于现在的星巴克咖啡店。

欧亚大陆本来就是连成一片的陆地,他和美洲的新大陆不同,自古以来欧、亚各族各国人民就有着密切的文化、宗教、科技、经贸的交流,而这些交流活动主要是通过被称之为丝绸之路的陆上通道进行的,后来由于战乱,又开辟了海上的丝绸之路。本世纪初,为了建设中亚天然气管道,我多次出访土库曼斯坦,在那里还能看到古丝绸之路的影子。土库曼斯坦虽然气候干旱,但却能看到像中国的江南一样种桑养蚕,妇女爱穿丝绸的长袍,遗憾的是他们的缫丝和丝绸纺织业不发达。所以我们在引进土库曼斯坦天然气的同时,也援建了土库曼斯坦缫丝厂和丝绸纺织厂。

我很有幸在自己的工作生涯中与丝绸之路结下了不解之缘。亲身感受到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意义。特别是在经济全球化受到挑战的时候,一带一路的愿景和行动体现了和平、交流、理解、包容、合作、共赢的精神,是继续坚持经济全球化,反对孤立保护主义的重要举措。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持续快速发展,能源需求也迅速增长,1993年起中国成为石油的净进口国,进口数量也迅速增加,而进口渠道主要是通过海上进口中东原油。九十年代末和进入本世纪以来,我们开始与中亚国家和俄罗斯商谈油气合作,2006年5月中哈原油管道一期工程建成通油,成为中国第一条陆上石油进口的管道,到今年三月底已经累计向中国出口原油1亿吨。在中国与土、乌、哈四国元首共同推动下,2009年底中亚天然气管道建成投产,至今已经累计向中国出口1900亿立方米天然气。管道也从过去的一条,增加到了ABC三条,第四条D线也开始了建设。天然气的合同数量也从最初的每年300亿立方米扩大到680亿立方米,包括香港在内的广大地区用上了来自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由于中国技术和资金的投入,加快了中亚合作国家的能源资源勘探开发,拓展了这些国家的出口市场,对推动这些国家经济发展的作用明显。以中亚天然气管道为例,土库曼斯坦是中亚盛产天然气的国家,2005年出口天然气达到340亿立方米,但只有单一管道出口到俄罗斯和欧洲,出口价每千立方米仅44美元。2006年1月我第一次访问土库曼斯坦商谈中亚天然气管道时,土库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周边农村房屋看上去比较破旧,和过去中国北方农村的土坯房差不多。由于现在有了多元化市场,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价格也大幅度上涨,国家财政收入增加,如今处于沙漠腹地的阿什哈巴德已经成为一个美丽的现代化首都。自古土库曼斯坦就是汗血宝马的产地,看到古今丝绸之路的变化,我在讲述中亚天然气管道的一首词中说:“凭谁知,汗血宝马,故里星移斗转。”

2008年6月30日中亚天然气管道在乌兹别克斯坦古丝绸之路上的名城布哈拉市沙漠中开工。当富有西域风情的乐曲奏响,我真的陷入了沉思,想到漫漫古丝绸之路上悠久的历史,我今天有幸作为特使见证这一值得纪念的时刻,写了一首即兴而发的自由体诗:

“当第一条焊缝电弧点燃,

当西域情调乐曲奏响,

我陷入跨越时空的遐想。

丝绸之路的故事源远流长,

驼铃叮当,

商路漫漫。

张骞出使气节悲壮,

唐僧取经意志坚强。

有大雪满弓刀的惨烈战场,

有古来征战几人还的戍卒哀叹,

有西出阳关无故人的离愁怀乡。

时光越千年,

世事沧桑。

当沪穗燃起蓝色火苗,

可曾会想起这来自万里之遥的丝绸古道?

可曾会想起石油人异域沙漠中的挥汗奋战?”

中亚天然气管道的建设惠及了沿线四国的发展,真正做到了双赢。应乌兹别克的要求,最初线路走向做了一些调整,将乌兹别克多余的100亿立方米天然气也通过中亚天然气管道出口到中国。经过哈萨克斯坦时,应哈萨克斯坦要求,建设了中亚天然气管道南线管道。因为哈萨克斯坦的油气资源主要集中在西北部,南部缺少天然气供应,这条支线将阿克纠宾附近60多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输往南部的缺少能源地区。今年我曾看到报道,南线管道已经通气,惠及了哈萨克斯坦南部150多万居民用气。多余的天然气还可进入中亚天然气管道输往中国,为哈萨克斯坦提供了2000人以上的就业岗位。

长1万公里的中亚天然气管道可能是世界上最长的天然气管道了。通过古丝绸之路的油气运输大通道究竟有什么意义?我通过下面一些数据介绍一下。去年我国进口原油3.8亿吨,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65%。目前我国只有三个陆上通道,中哈、中俄和中缅,这三条管道去年实际进口原油量还只占全部进口量的不到8%,还有3亿多吨需要从海上进口。即便按三条通道满输7000万吨计算,也只占进口量的18%左右。保持一定量的陆上输油量对中国原油进口多元化,保障能源安全是十分重要的。古代的丝绸之路已经成为能源运输大通道。油气管道的建设也增进了中亚各国各族人民的友谊和互信,在此基础上经贸合作的范围和领域也迅速扩大。

近年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开展产能合作,国家发改委委托我曾担任会长的中国产业海外发展协会具体经办此项工作。目前已经涉及52个项目和282亿美元的投资。其中江淮汽车组装厂项目一期已经建成。中方联合体在阿斯塔纳建设轻轨交通,是哈萨克斯坦首条轻轨生产线。葛洲坝水泥厂在克孜勒奥尔达州建设了日产2500吨水泥熟料项目,填补了哈萨克斯坦的水泥生产空白。天津锐思钢管公司在哈萨克斯坦建设了大口径焊接钢管生产线,新疆三保实业集团在巴甫洛达尔州建设年产3万吨聚丙烯及3.5万吨MTBE项目。我刚刚从江苏的扬中市参加完国际绿色能源发展大会过来。哈萨克斯坦丝路基金的董事长也来了,他告诉我中国的企业已经开始在哈萨克斯坦投资光伏发电站,中哈的合作已经扩大到了新能源领域。这些合作增加了哈萨克斯坦的就业。塔吉克斯坦在前苏联解体后电力供应十分紧张,新疆特变电工在塔吉克斯坦开展电力基础设施建设,改善了塔吉克斯坦的电力供应状况,在中亚地区,今后光伏、风电等新能源有可能成为有潜力的合作领域。中国与丝绸之路沿线的产能合作刚刚开始,相信今后会有更多的成果。据中国海关统计,中国与中亚国家的贸易额从1992年建交时的4.6亿美元,2016年达到450亿美元,几乎增加了100倍。

我在任时还分管过交通运输,经手审批了精伊霍铁路,使霍尔果斯继阿拉山口之后,成为新疆第二个通往中亚、欧洲的铁路口岸。现在霍尔果斯口岸成为了世界上首个跨境自由贸易和投资合作区。现在的阿拉山口和霍尔果斯口岸很像汉朝时的玉门关和阳关,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前沿。现代化的铁路早已取代了驼铃漫漫的丝绸之旅,我们把起自太平洋岸边的连云港直到欧洲大西洋畔港口的铁路称为欧亚大陆桥。这应该是比海运距离短,时间省的欧亚最便捷的交通通道。现在从浙江义乌到伦敦的班列作了往返运输,共开设了中欧班列运行线51条,国内开行城市27个,到达欧洲11个国家28个城市,累计开行班列3200多列,仅此一个数据,足见通过欧亚大陆桥,沿丝绸之路,东西方贸易之繁荣。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和政策的便利化,可以预见,东亚国家与欧洲、中亚各国沿欧亚大陆桥的经贸合作、人员往来会更加繁荣,造福于沿线各国各族人民。我有时也听到班列货物不足的反映,我一直对充分发挥欧亚大陆桥作用抱有期待,但是我感到还有许多政策可研究,有潜力可发挥。韩国在乌兹别克建有汽车厂,那里有20万韩国移民,是二战时前苏联从远东迁过去的。韩国、日本的汽车零配件等货物开始有一些经这条欧亚大陆桥运往中亚和欧洲,比海运大大缩短运输时间,减少运输费用,但后来越来越少利用这条铁路运输,又走海运了,原因是认为运费并不便宜。对其他国家利用这条铁路运输的过境货物,能否有一些优惠政策,鼓励他们多使用这条铁路?例如,我们铁路运输收取3.3分/吨公里的铁路建设基金,还可能有其他一些杂费,对过境货物能否不收?我想采取一些优惠政策,欧亚大陆桥的过货量还能增加。

丝绸之路上的经贸合作离不开沿线国家和各族人民的政治互信,政治互信保证了经贸合作,经贸合作推动了政治互信。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在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合作中潜力很大,但由于轨距不同,仓储基础设施不足,必须在互信的基础上找到好的解决方案。由于我在能源领域合作中和哈萨克斯坦交往较多,纳扎尔巴耶夫总统曾授予我友谊勲章,我和哈萨克斯坦总理卡西莫夫、副总理克里姆别托夫、石油部长门巴耶夫都建立了很好的友谊,所以有一年哈萨克斯坦粮食丰收,第一副总理陪纳扎尔巴耶夫总统来访在人民大会堂会谈时,向我提出能否向中国出口一些小麦,征求发改委经贸司、商务部意见时被否了,哈方又提出能否利用欧亚大陆桥铁路运到连云港再出口到东南亚国家也被否了。我觉得哈萨克斯坦在能源领域与我们合作很好,在粮食问题上人家有求于我们,也应该积极想办法帮他们一下,但是由于部门之间意见不一致我也无能为力,感到很郁闷。今年2月5日,我看到报道,一列来自哈萨克斯坦装有720吨小麦的火车经阿拉山口入境,抵达中哈(连云港)物流中转基地,然后第二天换装海运,离境发往越南。这是哈国小麦首次从中国过境发往东南亚市场,也标志着中哈粮食过境安全大通道正式打通。我看到这则消息非常高兴。据了解,这是在“一带一路”战略框架下,中国政府提出“愿在新亚欧大陆桥东端的连云港,为成员国提供物流、仓储服务”。随后,中哈两国相关部门签署了《关于加强和改善新亚欧大陆桥国际物流运输框架协议》,其中明确双方将充分利用连云港新亚欧大陆桥东方桥头堡和“一带一路”陆海交汇点区位优势,以及哈铁快运在货物运输和货源组织等方面的优势,共同促进新亚欧大陆桥物流运输发展。此次哈国小麦从我国顺利过境,正是对这一协议的积极落实。我觉得国与国之间的合作就应该是这样,互利共赢,互帮互信才能持久。

经过20多年的发展,在各国元首的亲自推动下,中国与中亚各国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与哈发展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与土发展了长期战略伙伴关系,与其他三国均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政治关系都非常密切。与相邻的哈、吉、塔三国通过谈判解决了历史遗留的边界问题,大大增进了彼此间的友好与信任。  大家都是上合组织成员。这对巩固西部边境的安全也是十分有利的战略举措。丝绸之路是个大通道,伊朗、阿富汗等国也曾来探讨过利用丝绸之路开展能源合作的可能性。但是由于阿富汗的持续战乱,三股势力的活动,现在通过陆上通道与伊朗、中东地区开展贸易还不通畅。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丝绸之路可能会更加辉煌。

丝绸之路不仅仅是商贸之路,商贸繁荣也必然带来人文的交流,互信也离不开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希望通过欧亚论坛等多种形式,为丝绸之路的繁荣助力。